【幻化】曼珠

【第五人格乙女向】我有那么喜欢你②(all你)

第二()发
get

幸运儿
“看见这个幸运罗盘了吗?”“给你。”
“看见我这颗爱你的心了吗?”“也给你。”
“我有那么喜欢你。”
“所以……”
【即使我除了运气以外一无所有,我也想要替你挡去所有危险。】

奈布·萨贝达(佣兵)
“看见这把廓尔喀弯刀了吗?”“给你。”
“看见这对钢铁护肘了吗?”“也给你。”
“我有那么喜欢你。”
“所以……”
【我会永远守护你。若有人胆敢伤你,就得做好死亡的准备。】

玛尔塔·贝塔菲尔(空军)
“看见这架飞机模型了吗?”“给你。”
“看见这把信号枪了吗?”“也给你。”
“我有那么喜欢你。”
“所以……”
【我的子弹只为保护你而发射。你若想报答,那便以身相许吧。】

海伦娜·亚当斯(盲女)
“看见穿着甜心蛋糕的我了吗?”“给你的。”
“听见我写给你的诗了吗?”“我对你的感情全在里面。”
“我有那么喜欢你。”
“所以……”
【我每次敲响盲杖都只为看清你的面容,即使这是如此之短暂。】

裘克(小丑)
“喂!看见这些气球了吗?”“拿着,给你的。”
“喂!看见这个火箭筒了吗?”“拿着,又不是要打你,怕个鬼啊!”
“丑爷我有那么喜欢你。”
“所以……”
【下次见到我就别跑了,当我女朋友吧。丑爷我给你表演杂技。】

【第五人格乙女向】我有那么喜欢你①(all你)

第一次写段子请见谅哈
ooc可能有
不介意的话就开始喽

艾玛·伍兹(园丁)
“看见这个工具箱了吗?”“给你。”
“看见这个稻草人了吗?”“也给你。”
“我有那么喜欢你!”
“所以……”
【请你成为除了爸爸以外,我最重要的人吧~】

艾米丽·黛儿(医生)
“看见这件护士服了吗?”“给你。”
“看见这管镇静剂了吗?”“也给你。”
“我有那么喜欢你。”
“但是……”
【我虽救人无数,自己却已病入膏肓,而这病只有你能治。】

克利切·皮尔森(“慈善家”)
“看…看见这个钱包了吗?”“给你。”
“看见这个手……手电筒了吗?”“也给你。”
“克利切有那……那么喜欢你!”
“所以……”
【小…小姐,克……克利切想要请你去…去花园!】

弗雷迪·莱利(律师)
“看见这副眼镜了吗?”“给你。”
“看见这幅地图了吗?”“也给你。”
“我有那么喜欢你。”
“所以……”
【鉴于小姐您偷走了我的心,我代表法院判你无期徒刑。即日起便待在我身边服刑吧。】

里奥·贝克(厂长)
“看见这只脆脆鲨(不你)了吗?”“给你。”
“看见这个玩偶了吗?”“也给你。”
“我有那么喜欢你。”
“但是……”
【你究竟去哪了?】

【第五人格乙女向】乌鸦“医生”①

【午夜11点48分】
           在昏暗的房间内,一盏煤油灯在桌面上“挣扎”着燃烧。桌边坐着一位装扮成中世纪乌鸦医生的少女,她此时正低头摆弄着什么。昏暗的灯光映射到她脸上将其带着的鸦骨面具衬得更加诡秘、可怖。
【午夜11点50分】
            少女抬起头看向对面,歪了下头后说出了今晚的第一句话。“已有一年无人来看望过我……既然您来到此处,就请听我讲个故事吧。嘘,请别拒绝。我已有许久未与人交流,所以叨扰了。”她的声音似夜莺一般哀婉,却令人莫名感到危险……
【午夜11点53分】
            “几年前有一位愚蠢的女孩出现在了一场无尽的杀戮游戏中,她认识并喜欢所有人,尽管那些人不认识她。女孩付出了全部善意。却并未像小说一样被他人所接受,然后与他们成为挚友,她所得到的是他们的怀疑、嘲讽与伤害。女孩很痛苦,也很累。却依然固执的等待着他们接受她的一天,但等到的却是他们的疏远(丢弃)。最后,她死了。她……不,应该说是【我】在一场可以得到短暂自由的集体狂欢中死了。”当最后一次从唇边滑落后,少女微笑着站起并将手中的物品:一个完整的头骨,放置于桌面。然后讲述起自己“死亡”之后的事来。“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庄园主便将我从永恒的沉眠中唤醒了。乌鸦见证了我的死亡,我则借助它的躯体重获新生。虽说仍是人类的形态,但它毕竟也不是普通鸟类,对我还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语毕,她伸手将面具摘下,露出了猩红色的双眸。无视了绑在椅子上,并被割去了舌头的男人恐惧的眼神。用和善的语气,宣判了他的死刑。“于是,我成为了怪物。但先生,您对那些孩子做的事情连我这个怪物也看不下去了,所以就请您到地狱去跟她们,道·歉·吧。”
【午夜11点58分】
            巨大的黑色羽翼从少女的背后舒展开来,眼白也变为了黑色。男人几乎被这宛如恶魔降世的画面给吓疯了。他没有想到送上门的小鹿竟会变成嗜血的猛兽。他后悔对那些女孩下手了,但后悔也没用了。手持短剑的少女看出了男人的恐惧便安慰了下。但反而更令人崩溃了。“别怕,我会让死亡的过程比你想象的要快。相信我,这不会太痛苦的。”
【午夜12点整】
            一具被开(喜)膛(闻)破(乐)腹(见)的男尸倒在血泊当中,表情因死前的疼痛而异常扭曲。凶手则站在一旁轻抚着清洗干净的短剑,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她轻笑一声,将面具与手套戴上。接着拽起尸体的脚踝,出门往街上走去。她很期待在天亮后人们发现这具尸体时的反应,那一定很有趣~果然被杰克和裘克先生带坏了啊~
              【各位,请珍惜这最后的自由吧。当请柬再次出现时,我们将永远沦为恶魔的玩物。】

自家新女儿
姓名:艾茜娅
年龄:18
身高:165cm
种族:人类(?)
职业:黑暗法师
简介:虽然是黑暗法师,但却较为善良。喜欢所有的幼崽和甜食。注意,请不要挑战她的底线(列如伤害小孩子)否则她会让你生不如死。
口头禅:黑暗其实也是温暖的……

自家的新女儿(๑•ั็ω•็ั๑)

【第五人格乙女向】文笔不好请见谅(结局?)

          绝望的少女,深陷进心中的泥潭,尖利的荆棘将她缠绕。伤口中流出的鲜血则滋润着束缚它的荆棘。眼泪从空洞的双眼中流出。没有人会将她的眼泪拭去,她注定在此孤身一人。悄悄地,在所有人门外放上一束满天星。这是她在谢幕之前献给他们最后的礼物。
         庄园主举行了一场属于集体的狂欢。达成了条件,便可以得到两年的自由。【求生者只要成功逃脱便可。监管者则需将七位求生者送回庄园或是砍伤求生者收集他们的血液,直到充满给你们的水晶。当然你们的成绩是相连的,不必担心。规则也发生了改变。现在请尽情享受这场狂欢吧!各位。】没有了两刀倒地的规则制约了后,少女像不知疼痛一般替同伴扛刀,牵制着监管者。真是令人震惊,一直被当成假好人的她似乎正在用生命来换取他们的自由(?)。这一刻,他们有了一种“要失去她了”的感觉。伸出手想将她挽留,却与她失之交臂,只能看着女孩逐渐远去。
         拖着即将“报废”的身体。靠着一堵墙滑坐下去。感受着血液从背上以及腹部早已失去知觉的伤口中流出。鲜红的血液打湿了衣物。同时也染红了她身下的土地。意识因为失血而开始模糊,代表死亡的乌鸦开始在她上空盘旋。在这最后。她想起了曾经温馨的家。爱着自己的家人,互相帮助、吐槽的死党。以及原本虚幻,现在却成为唯一真实的他们。回忆到此结束。他想笑却已经没有了力气。闭上双眼,开始等待死亡的降临。锁链碰撞产生的声音混杂着乌鸦嘶哑地鸣叫靠近了她。即使神智已经模糊,女孩还是大概猜到了来者是谁。她费力的睁开双眼。仰头望向头戴鹿头的高大监管者。(伤口过会儿。也许会受到二次创伤吧?)她勾了下嘴角。轻轻的摇了下头,便再次闭上了双眼。等待着属于自己最后的判决。记忆中被绑上气球所带来的失重感,这次并没有出现。取代它的是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
        原来还是有人在乎她的。只可惜,不论怎样都已经来不及了。在这一次狂欢中死掉的话可就是真正的“死亡”了。跟着乌鸦的提示找来的。看到的却是少女濒死的模样。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希望在找到人之前,怀中的女孩可以称久一些,再久一些。不过啊,我说过已经晚了啊。那个温柔的女孩被发现后不久,就在他的怀中停止了呼吸。这次他们彻底“失去”她了。删去部分规则所要付出的代价。她在死前已经跟他说了。所有监管者的水晶在少女失去呼吸的一刹那,彻底变为了刺目的血色……【满天星的花语:守望的爱、甘做配角的爱。】
         死亡代表了结束。但它同时也预示了新生。
            嗯~我的朋友。我什么也没说,对吧。

【第五人格乙女向】文笔不好请见谅2

        疲惫人儿,吞下所有的泪水与伤痛。希望能和他们成为真正的朋友。颤抖着双手将自己濒临破碎的心再次奉上。经历了那么多,既然仍对那虚缈的希望抱有期待。真是可笑的执着。谁说奉献上了真心就一定会有完美结局。那不过是童话中,才会出现的场景。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有人开始信任她,有人依旧怀疑她。无论他们的看法改变与否,最后的结局都不会发生改变。他们都选择将她推入深渊。
        明明变得很厉害了。早已不是初来时那无知的女孩了。但依然不被接纳。仍是孤身一人啊小XX。
       早就知道了,不是吗?遇见他们的那一刻,就像是得到了女巫的糖果,诱惑而又危险。她义无反顾地将它含进口中。却害怕得到最坏的结果,而不敢将其咽下。如今既已得知了结果仰头将早已化为糖水的糖果,咽入腹中,任由那苦涩的滋味在喉间蔓延。勾起嘴角,嘲笑起自己的天真与无畏的坚持来。“算了,就当是有了一份成长的经验吧。”[我累了,我想休息了]






       沉默的人儿,眼中的光芒不再温暖,也不再如以前一样开朗。她开始刻意远离所有人。布满伤痕的双手将心的碎片收笼起来。带着它背光而行。不再委曲求全,不再带着傻的碍眼的笑容跟在他们身后。就这样吧。像他们一样封闭起自己的内心。早该这样了。因为这样对所有人都好。对所有人都好……
       那个女孩的改变,令他们感到不安,变得麻木的双眼、冰冷的语气,以及在游戏外见面时那自嘲的笑容。都令人不安。却又显得那么正常。以及她之所以会这样。可是是他们一手造成的呀~
       褪去了最初青涩的少女,冷静的令人心慌。她依然不会抛下任何人。却丢失了她那温暖的笑颜。成为了一位合格的伙伴了呢~
                  她说过。她累了,她想要休息了。

【第五人格乙女向】瞎写的别当真,类似女主独白

     天真的少女,误入到这场危险的游戏之中。愚蠢地将自己的真心给予那些她的参与游戏之前便喜欢上的人们。她忘记了,在这种地方生存下来的人怎会再信任他人?“猎物”都已是如此。“猎人”又为何会理会来自“猎物”的关心。
         竭尽所能的去关心他们。努力不在游戏中拖后腿,尽全力不让任何一个人被留下。尝试着将他们从黑暗中带出想让他们去寻找属于他们的那一丝光明。作为一个新人来说,她做的够好了,但是被同伴献祭被监管者一次又一次的放血而死,被排斥,嘲讽,纯粹的善意被当成了虚伪的表现。
       女孩的真心一次又一次被他们不屑地打落在地,她将其捡起,笑了笑,自我安慰道:“我没事的。只是因为我是新人,跟他们不熟才会这样子。只要我坚持下去,他们总有一天会愿意接纳我吧。”这样说着,便朝着他们的背影大步追去。(心上出现了不易察觉的裂痕。)

       倔强的少女,固执的期望着他们的回应。不断的将自己的真心与善意给予她所喜欢的他们。这一次终于得到了回应,但似乎是被当成打发时间的工具了啊。嘘,可不要将这骗局戳穿啊。在这有谎言编织成的美梦中,让自己伤痕店铺的心休息一会儿吧~反正对结局不会有任何影响。
       她已经习惯了受伤,狂欢技术也有了很大的提升有了。利用价值的他终于,被他们接受了。
         女孩的善意被玩味的收下。变得温和的话语,温柔的拥抱。让她差点以为自己真的被接受了。如果在她拥抱著那些小姐时,她们没有那么僵硬。那她就信了。如果在他们讨论她的来历和身上的疑点时,选地再隐蔽点,那她就会继续欺骗自己。那晚她为什么要夜游呢?不然就不用听到那些话了。笑容染上了一丝苦涩。她欺骗继续自己。“他们只是警戒心强了些而已,这很正常。我也不是没有希望,至少不再排斥我了。这该高兴才对吧,可……我为什么在哭呢?”眼泪划过了微笑着的唇角,滴落到地上,追逐着他人的脚步开始变得缓慢了。(从内心深处开始碎裂)



PS:第一次写文有点很难看。请见谅啊,如果觉得还能看下去的话我就把后面两篇给发上来。嗯,希望各位读者大大们,理解一个文学废呀。

【第五人格乙女向】

总的说呢,就是要发一些短片来练手写得不好,请见谅好吗?拜托。

抱歉蠢作者突然间又想到了一个脑洞,导致上一个脑洞想不出来难产了就打算把它先留着,等放暑假时候看看想起来后再写。新的话跟前面一样都是穿越。但是这个人不是监管者也不是求生者。具体的话我也说不清楚了,到时候再说吧,阵营预留。请各位嗯我知道我不是什么出名作者。所以说别吐槽的太过就行,谢谢。重新发文,这一次绝对不坑!(不你